华云翻译设有专业笔译、专业口译、专业听译、专业排版及印刷等多个业务板块。

医药翻译_医疗器械翻译_生物临床翻译_本地化翻译_人工小语种口译-华云医联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资讯

疫苗瓶vs预灌装 谁是“新冠疫苗”王者

受之前牛津大学医学院教授约翰·贝尔(JohnBell)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时表示:“目前全球只剩2亿个疫苗玻璃瓶了,玻璃瓶短缺危机正在爆发。”今日疫苗装填概念出现明显反弹。

2020年7月6日,正川股份午时拉升涨停,封盘价43.56元,自4月30日相关消息开始发酵后,累计涨幅159.28%。;其余概念内上市企业依次跟涨,行业龙头山东药玻今日涨幅2.19%,累计涨幅45.19%;山东华鹏当日涨幅3.57%,累计涨幅40.21%。

医药翻译_医疗器械翻译_生物临床翻译_本地化翻译_人工小语种口译-华云医联

医药翻译_医疗器械翻译_生物临床翻译_本地化翻译_人工小语种口译-华云医联

医药翻译_医疗器械翻译_生物临床翻译_本地化翻译_人工小语种口译-华云医联

 

 

 

不是所有的玻璃瓶都能用来装疫苗

原来,随着“新冠疫苗”的广泛布局与研究推进,之前一直被忽略的疫苗装填技术短缺被人重新提上了公众的视野,

而疫苗由于较高的储存要求与生产要求,注定无法用普通装填技术,必须要是硅硼玻璃,这种玻璃耐酸碱腐蚀,化学性质稳定,且强度大,不易破碎。

而目前存在于市面上的额疫苗瓶也同样分为完全不同的两种:“低硼硅玻璃和中硼硅玻璃”,而两者最大的差别在于抗温度变化能力。疫苗生产过程中很可能涉及高温烘干、低温冻干等工艺,低硼硅玻璃容易热胀冷缩而炸裂。中硼硅玻璃自然而然成为了新冠疫苗的唯一选择。也就是说无论市面上任何一家药企疫苗研制成功,要想生产都会成为“中硼硅玻璃”生产企业的客户。

据有关数据显示,若新冠疫苗全部用中硼硅玻璃瓶灌装,以药用玻璃龙头企业山东药玻为例,生产中硼硅玻璃瓶的能力并不大,一年仅2亿个左右,而国内具有生产“中硼硅玻璃瓶”的企业却少之又少,更别说规模是否能满足全国“新冠疫苗”的生产要求。

也就是说,无论是我国还是全球,疫苗装填都是成为疫苗普及的最大障碍,缺口巨大。短时间内“中硼硅玻璃”都会处于供小于求的局面,相关企业不涨停都说不过去!

消息或真或假,正确分辨是关键

自资本市场广泛炒作相关概念后,多方资金的确大量流入上述三家企业。仅7月6日,正川股份净流入5395万。但与此同时,来自企业的官方消息却在极力的否认事件:

山东华鹏:董秘回复股民,公司目前并不生产疫苗瓶!

正川股份:公司目前并未接到疫苗瓶的相关订单!

但类似于之前“未名医药”极力否定自己与疫苗研发有任何关系,股民总是怀疑官方话语的真实性,只听我想听的,不在乎对错,毕竟在资本市场,虚假消息迎来重大利好的事情发生的还少吗?

一句话:“股民说你生产了,你就生产了。在乎的不是事件的真实性,而是我能否挣到钱!”

预灌装针vs疫苗瓶,都是它的菜

另外,市面上也广泛流传:“预填充自动注射针生产线,为大规模生产新冠疫苗做好准备,实现能够在2020年年底之前生产1亿多支预充式注射器的能力,供美国各地使用。”结论认为疫苗装填并没有玻璃瓶什么事,和玻璃都没有关系,还要鼓吹什么玻璃吗?

但无论何种目的,本着科学、事实的态度,不得不强调就目前而言,无论何种装填技术,都与“中硼硅玻璃”有关!

所谓的预充针灌装技术就是给每支注射剂在灌装药物液体同时安装一个注射器,容纳液体的瓶子可以是玻璃的也可以是塑料,但塑料瓶子的对于某些药物的储存运输有局限性,无法满足疫苗在众多时段的稳定性。

4.png

 

国际上目前普遍要求使用储药性能更稳定的中硼硅玻璃,上市公司中目前只有山东药玻和正川股份可以生产中硼硅玻璃管。就算东富龙公司确实在国内研发成功了BFS生产线,新冠疫苗灌装用的仍旧是中硼硅玻璃瓶加预充针灌装!

也就是说,无论疫苗使用何种技术装填,上市企业中都无法否认“正川股份”与“山东药玻”能在其中起到的重要作用,生物药装填领域也或将迎来更大的利好。

 

京ICP备05054644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948号

北京市海淀区学清路8号科技财富中心B座7层B705-706室

+8610 8271 4800 | 8271 5300

华云翻译设有专业笔译、专业口译、专业听译、专业排版及印刷等多个业务板块。


Powered by translation  ©2008-2020 www.huayunfanyi.com